廣告 廣告 廣告

廣告 廣告 廣告

光影魔术手官方下载

 找回密碼
 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領海漁具-海釣路亞弓箭售海魚永定河疊石島垂釣\餐住\采摘京南大物池-人魚對決刺激戰場百里峽拒馬河野釣俱樂部愛斯基摩得偉尼龍電動冰鉆
碧水漁天漁場開竿塘 順義李橋怡然生態度假村-垂釣餐住度假白洋淀蓮魚島游釣度假村MORA 瑞典進口手搖冰鉆韓國濟州島,2小時海釣天堂
大V練竿/高釣園-通州金色時光垂釣園--通州
北山綠洲垂釣園-房山青龍湖✚ 美雅口腔-專業齒科✚ 易和漁具--釣箱配件仕掛
京順徽活魚配送--順義小錢活魚配送--順義雙漁活魚放釣配送-順義鴻運活魚放釣配送--順義小郭放魚大物配送--順義
查看: 6539|回復: 7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魔术刘谦: 不聞日記之夜襲十渡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于 2019-6-3 00:16:27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不聞 于 2019-6-13 07:28 編輯

當你傷心了,就奔跑吧,一往無前地奔跑,無論發生什么。你的人生中會有人想要阻止你,拖慢你,但別讓他們得逞。不要停止奔跑,不要回顧來路,來路無可眷戀,值得期待的只有前方。
——《馬男波杰克》
周六是兒童節,按耐住釣癮,還算踏實的陪了孩子一天…
上午踢完球,送孩子上學而思,回來買菜,又去了趟銀行,中午接他放學,然后開車去南六環生物醫藥基地,龍湖天街停車的排了一長溜,趕緊換地方,轉了半天腰子,看見君悅國際樓下有空車位,這還是較比的偏…
停好車,吃了個蘭州拉面,出來后去一個蹦床公園玩了三鐘頭,三人消費570,不便宜,停車場挺大,不過基本停滿…
里面美鋁很多,不管多大歲數的人,在這里都找回了歡樂的童年時光,一個個蹦的是天真爛漫,笑容滿面…
幾分鐘熱度,蹦了一會兒就趕腳膝蓋受不了,于是坐一邊休息,半夢半醒,三個鐘頭幾乎睡了倆鐘頭,覺是補足了…
快到最后了,看人家玩用屁股著地再彈起來用腳接著蹦,這姿勢挺好玩,老底兒一會兒就學會了…
我試了幾次沒成功,差點拿個大頂,旁邊倆美鋁看我的古怪姿勢直樂,沒辦法啊,第一次嘛,貴在堅持,后來終于成功了幾次,哈哈…
多方預警,說老地方查的有點嚴,琢磨半天去哪耍???龍哥讓我在家歇著,犁夫哥給我發張大鯉魚釣獲照片,饞死個人,想了半天還是問了五爺十渡的釣點,拒馬河對我來說還是狠有誘惑力啊…


----------------------
終點線并無什么意義,關鍵是這一路你是如何跑的,人生也是如此。
                      ——村上春樹
劇透一下釣況吧,昨天五渡九個小時,收獲一共23條鯽瓜子,最大二兩,海竿就上了兩條,四米短節竿面食拉的,蚯蚓不太靈光,招白條…
邊上一老爺子,摩友,七點多來的,開始就我倆,聊了半天,老去這里釣,說最大釣過一斤的,不過很少…
中午刮了大風,頂風他不好拋竿,收竿了,他走的時候,我才發現他斷了一條左腿,大腿齊根截了,我趕緊幫他拿了剩下的竿包和傘…
開個白色雷諾科雷傲,說騎摩托釣魚出的事,63歲,退休后在大石窩買套小產權,老婆皮膚過敏,沒陪他來,不過也好,她要是來的話,沒事干待著難受,口好也催他收竿回家,孩子36,結婚了沒要小孩呢…
聽話音是電信部門的,壟斷企業啊,估計退休金不少,年輕時候總去郊區建通信塔,看我玩根小海竿,說原來總去頤和園玩海竿,他們辣撥人打的都很準,很少互相搭線,誰打的遠上的魚就大…


----------------------
桑葚太好吃,櫻桃沒顧及,
龍哥一拉稀,熏跑無人機,
黑漂一著急,褲子趕緊提,
真是太可惜,晚了一步棋…
周六下午回來,當了回做菜小工,油菜掰了、洗了,茄子削了皮,微波八分鐘,下樓買了張餅,加上早上買了花毛,已經煮好了,一頓簡單的家宴也就差不多了…
老婆估計蹦床蹦累了,回來就睡,都六點多了才起,這大廚可真不好伺候,老底兒還就愛吃她炒的菜,我做了他幾乎不吃,倒也省了我的事…
吃完飯,撐住困意,刷了碗,下樓扔了垃圾,回來打開電視,好像沒有國安比賽,于是就迷瞪著了…
這一覺就十一點見了,醒來收拾了釣具,五爺說四米五竿子就夠用,圖方便還是帶了四米短節竿,開始想帶大炮or7.2竿子釣草窩用,抖了抖還是太沉了,放回去又拿上了六米三御逗鯉,嫌沉也沒帶竿包…
五爺說個體都在一兩左右,于是鉤子帶了L老師綁的金袖五,還有光威五、七號成品仕掛,怕萬一碰上大魚…
釣餌是上次軍莊瞎配的三合一,后來臨走時抓了幾把蚯蚓,想著夜里去,能釣個嘎魚、鯰魚唔得…十二點多學完強國,下午在蹦床那睡倆小時,剛又睡了三鐘頭,一共也五個小時了,精神還好,不過怕路上犯困,還是躺床上瞇了會兒,出釣前激動的沒睡踏實,一點半又醒了…


----------------------
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不是你遭遇了什么,而是你記住了哪些事,又是如何銘記的。
——加西亞·馬爾克斯《百年孤獨》
兩點左右拎上東東出發,車子拐彎到了西門超市,買了些面包、餅干啥的,本來想著去吃個馬華拉面,又怕耽誤時間,出發晚半小時,路上就沒準慢一小時啊…
大姐看我買這些問我又上哪玩???我說十渡釣魚去,她竟然不知道在哪,呵呵,邊上一買煙大爺接上話說在房山…
三環上麗澤路,走京石高速,閆村轉京周路,過大石河上京昆高速,漆黑的夜里小威開遠光都不腳的亮,凌晨的京昆幾乎沒車,不過開120竟然被一輛晉牌白色車給超了,難不成是搶釣位的?不管他了,拒馬河辣么辣么長,釣位肯定有的是…
題外,老地方釣魚群要散了,有個哥們發個今早釣大青魚的視頻,結果有內奸,沒多會兒小黑人就聯系他了,唉…
臥底狗子把大門,群里漢奸太可恨,給根骨頭他就聞,皇軍獎賞挖新墳…
哦,快中午了,老C喊發東西了,讓下樓拿,一盒每日干果,一箱酸奶,一箱牛奶,端午節工會福利,老F語,值不了多少錢,呵呵,晚上可以忽悠老底兒說特意給他買的,嗯,賺點面子…


--------------------
世界是一本大書,若不到處走走的話,看到的總是同一頁的內容。
——圣·奧古斯丁
下了京昆,停車方便了一下,走了段房易路,接著走淶寶路,路立馬窄了許多,也就七米寬吧,沿溪線繞來繞去彎路也多…
漆黑的夜里,小威的車燈猶如兩把利劍,刺破混沌一團的空氣,經過幾個村莊,路邊停的車不少,心說怨不得這里每逢節假日就堵車呢,路窄車多,再有幾個不規矩加塞的,還能好得了?
高德偶爾鬧個bug,也不說前面多少米左轉,其實呢,順著路走就好,根本沒有岔路…
外面黑黑的啥也看不清,隱約看見左側有面山壁,十渡也算來過兩三次,最近的是去年黨員團建去的平西抗日戰爭紀念館,可辣時候也無心觀景,印象都有點模糊了…
再早設計淶寶路上一個板涵,也來過兩次,更早是工作沒多久,貌似施工單位請客,來這里蹦過極,哈哈,辣時候估計就有高血壓了,我都忘了是自己跳的,還是人家推了我一把…
題外,無忌群里聊越野車,說了兩句,去年在邯鄲租的致炫1.5去岳城水庫釣魚,車況不好,開的也挺浪,趕腳動力不錯,車輕也不怕陷車,再看人家五菱宏光越野也不錯,所以感覺不用花那么多錢,夠用就好,便宜車也舍得造…
剛剛踢球,左腳內腳背沒旋好,正中一五十多歲,貌似廣東大叔襠部,估計這主兒練過,用胳膊擋開了,哈哈,人家也沒說啥,要不說廣東足球氛圍好呢,人人都有基礎,辣里象這里要是悶在推車老太身上,這一上午估計就搭上了…


----------------------
其實我們每個人的生活都是一個世界,即使最平凡的人也要為他生活的那個世界而奮斗。
          ——路?!鍍椒駁氖瀾紜?br /> 五爺說過了五渡大橋立馬調頭,舊線有一座漫水橋,于是就辣么走了,結果這彎子可夠難拿的,我倒了一把,才拐過去,路東邊是個村子,來的太早,還沒啥動靜…
沒多遠就看見漫水橋了,找了個有塊磚,貌似老釣位的地方停了車,下來探探道…
五爺說車停橋上就能釣,打開強力頭燈,大概看了一眼,水草密布,偶有幾處亮水面,可黑乎乎的趕腳水流急,車停橋上也礙事,就接著往南開開,五爺說南邊貼著山根有塊大石頭,那也能釣…
車開過去,看辣條土路夠難走的,怕托底,就又折返回來,漫水橋橋面離水面有小2米高,趕腳不是平水面,夠著釣著不舒服,還是調了頭,硬著頭皮開進了辣條土路…
題外,今天參加同事婚宴,昨天一問行情,說給二百塊就行,趕腳有點少,不過也行了,又沒啥交情,中交系來的…
他是一個摩友,騎B牌GW250,住回龍觀也不天通苑那邊,挨了幾次處罰,不開了,逗過他,想賣車先找我,呵呵…


---------------------
人處在一種默默奮斗的狀態,精神就會從瑣碎生活中得到升華。
——路遙
用極慢的速度開了幾十米,開始路很窄,里面卻別有洞天,一個籃球場大小的空地出現在眼前,停好車,看到東邊隱約有一盞夜釣燈亮著,哦?還真有玩一夜的戰士啊…
打開頭燈,沿著河邊先探探道,開始路還好走,后來就是一堆亂石,還有棱有角的,走著很費勁,一些地方散落著飲料瓶和魚餌包裝袋,明顯是老釣位,水里的情況看不太清,隱約能看到有的地方有水草…
辣塊巨石附近,上到岸頂,貼著山根有一堵石墻,貌似是廢棄的水渠,再往前走,石墻有個缺口,一股水從缺口流出,進到拒馬河,不知是山泉還是從上游引的河水…
抓著石墻,走過缺口,看前面辣個釣者還得有一百多米,也懶得過去問釣了,想著剛才有好幾處可以釣,再說路也不好走,不用拎著東東走這么遠,齁累的…
左手手指擦破了皮,往傷口處吐了點吐沫,殺殺菌…
想著車頭沖里不好回去,打著車調了個頭,貼山根停好,背上背包,拎上所有裝備下到岸邊…
最后選的釣位離東邊巨石大概七、八十米,西邊離漫水橋大概一百五十米遠吧,正前面岸邊有個枯樹根…


---------------------
芒種看今日,螳螂應節生。
彤云高下影,鴳鳥往來聲。
淥沼蓮花放,炎風暑雨情。
相逢問蠶麥,幸得稱人情。
——元稹《詠廿四氣詩·芒種五月節》
還是老一套,先把小海竿打進去,然后支釣椅,御逗鯉拴上調好的夜光漂線組,掛上蚯蚓就拋了進去…
天蒙蒙亮了,四周景物逐漸清晰起來,對岸象個農家院,東邊好像還養著豬,水面有個一百多米寬…
還是有水流,夜光漂雖然調的鈍,可也慢慢向下游緩緩移動,某個在某個位置也許碰上水草了,才停下來,水底也明顯不平整,拋了幾竿,左右相差得有個四五目,右側淺些…
特意沒打窩子,等了會兒,看著沒有明顯吃口,于是活了點面食慢慢醒著…
正忙著,眼見著夜光漂忽悠忽悠動了幾下,右手趕緊抄起竿子,隱約鉤到了神馬東東,提起來鉤子上卻空空如也,嗯,七號伊勢尼在這里用還是大了些,沒大魚…
趕腳大鉤不靠譜,可又懶得換小鉤調漂,于是抽出四米短節竿,掛上上次在軍莊用的釣組和細尾漂,開始抽窩子…
身后過去兩個釣友,問我是釣了一夜還是剛來,呵呵…
一會兒又來個貌似當地農村婦女,用手機大聲說著神馬,聽辣意思,她是個農家樂老板娘,也不要進神馬貨…
等她打完電話,問了她中午送飯不,她扭頭看了我一眼,說沒這業務,嘿嘿,咋跟小豐口村那家不一樣啊,估計她們這邊人流多,生意好些,更顧不上送飯了…
過了半個多小時,她和一個男的回來,手里拎著東東,哦,估計我來時候見辣個夜釣燈就是她老公,看來房山這里管理還是規矩些,農家樂老板都得親自釣魚,以備顧客點炸小魚之類的菜,他們也不敢下網or用電了…
還是小海竿先立的功,白色竿尖顫動了幾下,因為離得近,我都沒站起身來,坐著就把魚搖了回來,一條一兩重的鯽瓜子幾乎沒有掙扎就被拉了回來,入護,心里踏實了,這下沒白來,五爺地方找的不錯…


--------------------------
身不由己,生活的悲哀之處就在于此。
——詹妮特·溫特森
七點多,天已經大亮,停車處來了一輛白色雷諾科雷傲,下來一個大爺,一會兒他在我西側十多米處安上釣椅開釣…
我當時正盯著漂,也沒注意大爺左腿已截,早知道就幫他搬東西了…
大爺很善談,和我聊起了天,大意在開篇已講,不再贅述…
四米短節竿拉餌抽的窩子慢慢顯現了威力,鯽瓜子開始慢蹦,不過都不大,一兩左右,偶有一兩條上二兩的,口極其輕微,我一般是等浮漂上送二三毫米開打,成功率較高…
話說回來,經過多次野釣實踐,原來L老師沒事在我耳邊講的一些經驗啦、技巧啦,不經意間就蹦了出來,試用了一下還挺好使,比如飛鉛啦,抓頓口啦…
趕腳他是語言的巨人,行動的矮子,從論壇上書上學來的故弄玄虛魚目混雜的灌輸給我,呵呵,只能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學以致用,我的野釣次數可比他多多了,實踐和知識相結合,才能發揮最大效力…
題外,昨天是端午節最后一個工作日,上午下了雨,十一點多了才去廣安門中醫院掛號,不知是因為下雨還是咋地,幸運掛上了劉主任和王主任的號…
看個病是真難啊,根本沒耽誤,先去了王主任那開藥,繳費交方都還順利,劉主任那好嘛,等到四點了才扎上針,邊上一八十多老太,竟然沒拄棍自己來的,說也是睡眠不好,偷偷問我有效果沒,呵呵,我說管用…
出來看顆粒取藥排了大隊,一主兒也是兩點多交方還沒拿上,于是回單位歇會兒,新來的小X見我回來瞪大了眼睛,呵呵,以為我就事就遛了…
那那能夠啊,跟L老師一樣,咱這老員工,老敬業了,上午問了排水Z蓋板涵咋改,說做塊梯形蓋板,下午幾個電話就把事處理了,讓工地復測涵底高和坐標,路線Z說節后再調線,也不是著急的事嘛…
下午扎針回來,碰個大姐問地鐵口在辣里,我想了一下問她坐幾號線,說七號線,于是告她往南紅綠燈左轉,她呵呵一樂,說轉向了…
廣安扎針等藥方,月黑殺向老地方,耳聰目明看漂象,十斤青鯉淚兩行…


昨夜驚聞志玲姐結婚了,竟然是個小日本子,戀愛中的鋁人沒有頭腦啊,猶如飛蛾撲火,肯定落進輿論漩渦,這一下廣告少接不少啊,也許到了演藝生涯末期,看淡了一切,心中偶像黃渤追,曾經滄海難為水,今朝有酒今朝醉,腦海只留大白腿,這么一來解放寶島還有神馬意義?難不成捎帶手還得解放東瀛?各位老少爺們,多說無益,不要怨天尤人,高德語音自腳的換成郭德綱吧…
------------------------------
人生最曼妙的風景,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我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系。
——楊絳
大爺說了,這拒馬河的魚挺怪,吃口輕,十點多太陽轉過來一曬有一陣能連竿子,我心說,有辣么好?
不過想起上次小豐口橋的輝煌,也就釋然了,都是一條河,魚都是一撥兒的,能差多少嘞?
海竿大概上了兩條魚,后來再無動靜,御逗鯉也如是,甚至連一條魚都沒釣上來,后來索性收了,踏實專攻短節竿,拋竿也沒啥譜,打哪是哪,反正就是這一片,水底還是高低不平,方圓一米見方,能差出三、五目去,魚口基本算是慢蹦,也許還是看漂有問題,一猶豫就失去了戰機…
題外,昨天從老地方釣魚回來,一夜就睡了倆小時,收獲寥寥,兩條鯽瓜子,最大三兩,三條嘎魚,也不大,白瞎了綁了根五號通線,十二號伊勢尼鉤子,想憋大個的,結果差點白板,趕腳不對勁,趕緊換了光威九號伊勢尼鉤子,三號子線的成品鉤,才堪堪不白…
第N次趕腳2.0T不是那么隨心所欲了,南四環主路花鄉橋上坡,單人,運動模式,可開了空調,想鉆個縫,開始還是有點遲疑,油門沒踩辣么狠,大概靜止了兩三秒鐘,趕緊又找補了一下,小威才怒吼起來,這給我嚇得,一身冷汗啊…
估計還是變速箱的過,還不如弄個好六速…


--------------------
一直說要堅持下來的事,很少能堅持下來。真正堅持下來的事,大都是在不知不覺中完成的。
——佚名
不過比大爺釣的還算是好些,大爺時不常釣上個小白條、馬口之類,偶有一兩個鯽瓜子、泥鰍…
后來我釣了倆泥鰍、一個白條子,問大爺說要,就給他送了過去,大爺放魚的小水桶跟我辣個差不多,問大爺泥鰍是不是放生的,他說是野生…
我還納悶為啥面食也上泥鰍,難不成真快餓壞了,啥都吃…
十點了,太陽如同大爺說的準時照了過來,魚口倒沒像他說的辣樣快起來…
停車處又來了幾輛車,幾個游人下來,在大爺西邊淺灘處帶孩子撈魚,這還好了,對我們釣魚并無打擾…
一會兒來了一對高碑店的五十多歲夫妻,看樣子像農民企業家,因為貌似有個專職司機,大姐把自己包的很嚴實,臉都捂上了…
大哥問了大爺釣況,就從車上拿下釣具,在我和大爺之間下了竿,他還下了兩把竿子,弄得我和大爺之間本來很充裕的距離,一下就緊張了,這野河都快跟黑坑辣趕腳了,很煩人…
我還是照常拋竿做釣,時不常上一條,大爺見了不住的夸我,瞧瞧人家釣的…
也不知大爺是褒義還是貶義,我按耐住小驕傲,繼續按我的思路釣,浮漂上送兩毫米就打…


-----------------------
不管其他人怎么說,我始終認為只有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確的。
             ——村上春樹
高碑店夫妻釣了半天無果,最甚時,辣大姐浮漂離我的漂只有半米遠,扎我窩子也沒釣上來,夠笨的哈…
辣大哥看沒戲又換到我東邊整了幾竿,大姐也跟了去,我和大爺終于擺脫了騷擾,大爺跟我說一看他倆就不會釣,家伙都是黑坑用的,呵呵…
可我納悶大爺為啥對他倆挺熱心,又給鉛皮又給蚯蚓的,大爺太好心眼了,要擱我,理都不愛理他倆的,假裝沒聽見就是了…
后來高碑店夫妻讓司機開上車又去漫水橋上釣了會兒,目測也沒收獲…
題外,勁爆消息,今天在排水Z屋里看見前同事大老Z了,他夸我胸大肌不錯,早就聽說他離了再娶,我逗他說有新嫂子照片沒,他恬怒的說滾,哈哈,回來一說…
老F中午遛彎扒出來,說Z前妻出軌分局副局長J,所以離了,凈身出戶,J被舉報受賄,短信發到正局手機,正局把短信給書記一看,J在分局待不住了,換了個分局,Z前妻陪讀回國后跟了去,還以為大老Z是人生贏家,沒想到啊沒想到,所謂,人前顯貴,背后受罪,老話說的真真的…
不過話說回來,大老Z新媳婦給生了個姑娘,一兒一女一枝花,也算人生圓滿了…


--------------------
每個人都睜著眼睛,但不等于每個人都在看世界,許多人幾乎不用自己的眼睛看,他們只聽別人說,他們看到的世界永遠是別人說的樣子。
                           ——周國平
快中午了突然刮起了大風,眼見著一片陰云卷了過來,我去,要下雨啊,大爺說莫慌,看這天就下不起來…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去車上拿了傘,看天氣預報說沒雨,也就沒帶雨衣…
雨是真沒下,不過大風就沒停下來,沿著拒馬河谷肆虐,大爺的遮陽傘都被吹跑了,歪在一邊…
拋竿明顯費了勁,有時候不得不甩大鞭…
我看大爺還是坐著拋竿,還納悶為啥,當時還不知道他一條腿已經沒了…
不過沒過多久,大爺就開始收竿,說風太大,這點走也不堵車,我一想還真是啊,說的我也有點猶豫…
釣魚人不怕雨雪就怕風,風大根本看不清漂的動作,提竿時機基本靠蒙…
幫大爺把竿包拿過去,跟他告了別,跟他說地上有塊大石頭,倒車時小心點,大爺說看見了,有機會一起釣魚、聊天…
題外,摩托群里逗了逗貧,蜜桃熟透水欲滴,酒香撲鼻摩托迷,醉了夏夢被撿拾,春風可換杜卡迪…


--------------------
事實是,當你猶豫要不要去做一件事的時候,其實你內心已經有了選擇,只是你還沒有充足的理由去說服自己。
——東野圭吾
還以為大風刮一會兒就停了,結果我失望了,最多是歇一會兒又刮上了,有點像冬天的西北風了…
御逗鯉和海竿早就收了,就剩四米短節竿,不過漂看得很費勁,這里的魚口又輕,所以基本靠蒙了,大風一起,就上了一條魚…
早上去里面釣的兩個釣友收竿回來,互相聊著說這里風小點,我心說辣里小了?一點都不小…
左右一看幾乎沒有釣友在釣了,本來還想堅持一天,一看這情況我心里也打退堂鼓了…
這時候又來一對河北夫妻,沒眼力見的問有魚嗎?我沒正面回答,說您離遠點,別勾著…
心里煩躁起來,索性就開始收竿,回到停車處,兩家子人、兩輛車跟那燒烤呢,這大風,也不怕把山燎著了…
小威身上落了一層土,拿出毛巾擦了擦鏡子和玻璃,身上臟點無所謂啦…
開上車,緩緩的駛出土路,聽大爺說的順著漫水橋老路回去,大路旁停了好幾輛車,扭頭一看,一大群人跟河灘里燒烤呢,說實話心里較比反感,您在自己家里都不這么干,上這兒來污染空氣,遇上不自覺的,連垃圾都不帶走,本來好好的一條河,被糟蹋成啥樣子了…
以前釣友群里一老哥說,讓附近村民來撿拾垃圾,政府出錢收集,按廢品價啥的,這樣環境會好轉…
辣里都有不自覺的人啊,本來現在野釣都得跑個百八十公里,再這么禍害下去,以后北京方圓數百公里無魚可釣,辣釣友只能跟家里擦擦竿子,抹點油,撫摸著回憶回憶了,也就只剩下回憶了…


--------------------
“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許我們從來不曾去過,但它一直在那里,總會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會再相逢?!?/font>
——村上春樹
回去路上果然開的不痛快,單車道碰上慢車就得慢慢跟著,找機會超了一兩次車后,再也沒了欲望,踏實跟著吧…
前面隔著幾輛車有個奧迪a6,還在努力著,不過看著很危險,有幾次并回車道晚了,險些碰上對向來車,可看他似乎并沒長記性…
張坊鎮里更堵了,一輛改裝雨燕很牛比的逆行插隊,對向車也沒人跟他較勁,都自覺的靠邊縱容他開了過去,正常行車秩序就是這么一點點被摧毀的…
鎮里幾個燈很不好等,貌似看到東邊新蓋的住宅樓,蘭博他們買的的碧桂園九龍灣估計就在辣里…
終于出了鎮子,房易路寬了許多,高速入口辣里又排上了長隊,等了兩個燈吧,駛上高速,終于痛快了…
不過后來檢查站又堵上車了,挪到前面,檢查的看堵車嚴重,揮手讓我們幾輛車從右邊繞了過去,唉,不容易啊不容易…
到家三點多,也開了兩個多小時,這次倒是沒被拍超速…
至此這次十渡之行到了尾聲,開始琢磨周末出釣的計劃,看論壇五月底珍珠湖釣況還不好,永定河水系戲不大啊…
















評分

參與人數 1釣目 +10 收起 理由
孤魂野鬼 + 10 干就行了!

查看全部評分

來自安卓客戶端來自安卓客戶端
2#
發表于 2019-6-3 04:31:40 | 只看該作者
3#
發表于 2019-6-3 05:52:09 | 只看該作者
4#
發表于 2019-6-3 06:02:42 手機用戶 | 只看該作者
5#
發表于 2019-6-3 07:11:18 | 只看該作者
6#
發表于 2019-6-3 07:15:53 | 只看該作者
7#
 樓主| 發表于 2019-6-3 09:28:26 | 只看該作者
8#
 樓主| 發表于 2019-6-3 09:28:49 | 只看該作者
9#
 樓主| 發表于 2019-6-3 09:29:12 | 只看該作者
10#
 樓主| 發表于 2019-6-3 09:29:43 | 只看該作者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2019夏【領海漁具二手交流會】7.28舉辦

微信公眾號,進入各版面

QQ|廣告聯系|手機APP|手機微信版|手機觸屏版|電腦版|發帖技巧|小黑屋|光影魔术手官方下载 ( 京ICP備:05034216號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備案:1080895號 電話:010-51657795 QQ:154711928 微信:www.ocivl.club 郵箱:bjdiaoyuⓔ163.com 地址:北京海淀區萬柳中路28號海聯在線B1層 )

GMT+8, 2019-7-24 06:3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光影魔术手官方下载 返回列表